问题库

李鸿章的功过可以相抵得了吗?

独善其球
2021/11/26 5:47:07
李鸿章的功过可以相抵得了吗?

我来回答

匿名 提交回答
其他回答(2个)

2个回答

  • 小四名祥子

    2021/11/29 12:42:12

    李鸿章:都说我是卖国贼,不错,我是签订了卖国条约,但我只是执行者,不是决策者,我能怎么办?我也很绝望啊!

    李鸿章被不少人称为是卖国贼,因为晚晴的很多不平等条约都是经李鸿章的手的,这些不平等条约割地赔款,丧权辱国。

    但是,签订这些条约,李鸿章心里是开心的吗?他愿意背着“卖国贼”千古骂名签字吗?

    我们应该认识到一点:李鸿章只是执行者,不是决策者。不平等条约不是李鸿章自己做主、想签就签的,他是上报了朝廷,经过皇帝和太后同意后才签字的。因此,从根本上说,李鸿章只是一个代笔人,他替皇上和太后背了黑锅,即便李鸿章不去签字,还会有另外的人代替皇帝签字。

    李鸿章:我苦啊!列强们都喜欢找我聊聊,我已经老了,这骂名还是我来背吧!

    有意思的是,列强们往往很喜欢让李鸿章出面代表中国谈判,这一点让李鸿章很是无奈。

    甲午战争满清战败后,清廷就派人向日本求和,日本当时就直接指明要恭亲王奕忻或者李鸿章充当全权代表。

    为什么列强喜欢让李鸿章来和他们谈判呢?难道是因为李鸿章比较好欺负吗?不是的。

    那列强们“偏爱”李鸿章的原因在哪呢?

    • 一.列强们熟悉李鸿章。李鸿章是洋务派的代表,他经常跟外国人接触,因此,李鸿章对外国的情况比很清楚。同样的,西方列强经常见到李鸿章,比较熟悉李鸿章的处事方式,挑一个熟悉的人来和自己谈判肯定对自己更有利。

    • 二.有羞辱李鸿章的意味在里面。李鸿章是洋务运动的领导者之一,洋务运动让清朝引进了西方的军事装备,引进了西方的先进技术。经过了洋务运动,清朝的国力有所增强,虽然实力上仍然无法和列强们硬碰硬,但也不再像原先鸦片战争一样一打就碎。让李鸿章出来谈判,可以羞辱李鸿章:你带领的洋务运动有什么用?还不是被我们给打败了?

    因此,李鸿章深受列强们的“欢迎”,再加上当时放眼整个朝廷,李鸿章的外交才能最为出众,李鸿章去签订条约,也就不奇怪了。

    李鸿章:我也不想签订这种条约,一签下去,必将是千古骂名,可我也无能为力。

    谁都知道,这种丧权辱国的条约一旦签订,在上面签名的人一定会留下千古骂名,李鸿章自然是非常清楚这一点的。

    可他即使知道了又能如何?难道是抗旨不从吗?皇帝和太后要求李鸿章签字,李鸿章能拒绝吗?

    即便是李鸿章真的拒绝了,清廷同样会派其他人来签字,同样有人会替皇帝和太后背过,只不过替皇帝和太后背锅的人换了一个而已。

    《辛丑条约》签订的时候,本该是由清朝总代表庆亲王奕劻签字,但奕劻面对这不平等条约时,内心极其不安,手不停在抖。这时,李鸿章发话了,说了句令人感动的话:

    天下最难写的就是自己的名字,签在这卖国条约上就是千古骂名啊!王爷,你还年轻,路还长着呢,让我来吧。

    李鸿章不是卖国贼,而是背锅者。

  • 名字不冲突

    2021/12/1 21:11:28

    李鸿章肯定不是卖国贼。

    我想说一个“历史书写与叙事”的问题。主上贤明而臣下无能,有罪皆不能罪于上,这是传统皇权尊卑和等级秩序的天然要求。改变不了结局的过程往往不会被看作是正义。



    秩序崩坏、国力疲软、政治壅塞,怪一个人,不公平,但是士大夫也只能拿一个靶子来表明自己的“一腔热血”了。李鸿章要是卖国贼,那全天下皆“卖国贼”。在衰亡面前,所有人都有责任。

    李鸿章一生在做大清帝国的“裱糊匠”,兢兢业业,他的见识和视野无疑在同时代是佼佼者。作为淮军、北洋水师的创始人和统帅、洋务运动的领袖、晚清重臣,官至直隶总督兼北洋通商大臣,授文华殿大学士。其一生被诟病的,便是曾经代表清政府签订了《越南条约》《马关条约》《中法简明条约》等。

    实际上,同时代人对于李鸿章评价相当高。日本首相伊藤博文视其为“大清帝国中唯一有能耐可和世界列强一争长短之人”,慈禧太后视其为“再造玄黄之人”。与曾国藩、张之洞、左宗棠并称为“中兴四大名臣”,与俾斯麦、格兰特并称为“十九世纪世界三大伟人”。



    1901年1月15日,李鸿章和庆亲王奕劻在“议和大纲”上签字。国内舆论声讨又起:“卖国者秦桧,误国者李鸿章!”这些无疑是落井下石,谁去签也是如此。

    看李鸿章两首诗吧。他奉父命入京应试时所作的《入都》:

    丈夫只手把吴钩,意气高于百尺楼。一万年来谁著史,三千里外觅封侯。

    定将捷足随途骥,那有闲情逐水鸥。笑指泸沟桥畔月,几人从此到瀛洲?



    大丈夫马革裹尸之气概,何等气魄与关怀!再看李鸿章临终之诗:

    劳劳车马未离鞍,临事方知一死难。三百年来伤国步,八千里外吊民残。

    秋风宝剑孤臣泪,落日旌旗大将坛;海外尘氛犹未息,诸君莫作等闲看。

    梁启超在他所著的《李鸿章传》中为李鸿章所处的境地感到无尽的悲恸。书中写到:

    当戎马压境之际,为忍气吞声之言,旁观者尤为酸心,况鸿章身历其境者!



    观之颇感心酸与痛心!这不是翻案,这是历史的复杂与多面性。

相关问题